中国体育荣耀之师|中国女网:国力增强,才是职业化的基础

2019-12-02 20:13:39 

【编者按】

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了70周年华诞。

在这70年里,体育健儿无数次为国升国旗、奏国歌。体育早已是新中国的象征之一。

在建设体育强国的目标追求下,我们追寻前辈的足迹,带大家回望中国体育艰苦开拓的历史,展现各个时代,中国体育人的风貌。

今天为大家带来前中国女网主教练蒋宏伟的叙述。

李娜法网夺冠,开创中国网球历史。

我们把时间拨回今年9月4日。纽约阿瑟阿什球场,2019年美国网球公开赛展开女单四分之一决赛,刚刚创造个人大满贯最佳战绩的中国金花王蔷被小威6-1和6-0横扫,全场比赛用时仅仅44分钟。

虽然未能取得最好的结局,刚刚过去的美网对于中国女单来说也算是收获季,除了王蔷创造个人大满贯最佳战绩,中国金花共有8人在单打首轮登场,创下参加大满贯正赛之最。

后李娜时代,中国网球正在期待做得更好。而对于中国女网的发展,蒋宏伟教练经历了整个时代。

蒋宏伟指导李娜。

职业化和国家经济实力密不可分

说起中国网球的转折点,很多圈内人士都会提到2002年釜山亚运会。

那届亚运会上的颗粒无收,刺激中国网球界异口同声喊出了“走职业化”的口号,后来,大家习惯把这样的模式称之为“单飞”。

“单飞”是国际网坛通行的职业化模式。中国网管中心实行的“单飞”就是让有实力的队员组建自己的团队,教练自主、奖金自主、参赛自主,收入大部分归自己的团队所有,只需将商业开发收益的12%和比赛奖金的8%上缴国家。

不过,在前中国女网主教练蒋宏伟看来,所谓的职业化,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就已经开始了,只是“经济上不能完全保障这样的需求,出国比赛受到限制”。

而随着改革开放深入,中国国力增强,经济高速发展成为职业化的基础,“成绩和投入成正比的,投入力度越大,就有了基本的保证。”蒋宏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。

李娜澳网夺冠。

蒋宏伟回忆,2000年前的时候,运动员还是以服务于国家任务为主,“也知道国际排名,但都是在选择性比赛,还没有形成提高排名的意识,其实职业排名越高,完成国家任务的可能性是越大的。”

2009年的澳网是中国金花“单飞”后参加的首项大满贯赛事,也是她们单飞后第一次重大考验。结果郑洁孤身杀进16强,彭帅在前两轮战胜两位高排位选手,入围32强,后遭小威淘汰,晏紫未能进入正赛,李娜因膝伤缺席。

可以说,“单飞”初步取得了成功。

接着在2011年,李娜在法网决赛击败卫冕冠军斯齐亚沃尼,获得冠军,在大满贯赛事的单打冠军榜上,第一次书写中国人的名字。2014年,李娜再次获得澳网冠军,中国网球进入巅峰时代……

而这几年,随着“单飞”模式的进一步探索,很多人认为传统体制和职业化“水火不相容”,但这样看待问题就有些片面化了。蒋宏伟认为,举国体制是基础,“基础打好了才能单飞,你看这些年成功的,其实都是举国体制和单飞相结合。”

谢淑薇、彭帅拿下女双大满贯。

职业化,到底准备好了吗?

“单飞”让女网运动员逐步和世界上那些优秀的运动员们一起,过着同样的生活,同样的训练的模式,同样的比赛模式,这实际上是遵循了体育本身的规律。

的确,职业化后中国网球的水平得到了显著提高,但我们似乎把中国女网直接和中国网球画了等号——中国男子网球现状,显然距离外界的期待值还有很大差距,男网往往停留在atp挑战赛16强和8强的水准,世界排名也始终徘徊于100名开外。

“中国男队伪职业化,它看起来好像是走职业化的,其实走入了很多误区。”蒋宏伟认为男网在准职业化阶段出了问题。

“准职业化,就是准备好职业化,准备很重要,现在有些时候运动员是仓促参赛,为了排名,他们看上去准备好了,实际上并没有。这种情况最大弊端就是大起大落,心里衰败后劲不足。”

郑洁、晏紫也拿下了女双大满贯。

就连看上去职业化非常成功的女网,也并不是毫无问题,网协掌门人孙晋芳在2013体坛风云人物颁奖后直言,网球的职业化改革已经进入了深水区,需要更好的外部环境。

当时网管中心副主任李玲蔚在接受采访时强调,不是说在大满贯赛场有突破就是职业化——作为一个项目的发展方向,网球职业化需要的层面非常多,从裁判、赛事组织到在国际组织中任职,甚至包括记者的融入,都是网球职业化的一部分。

蒋宏伟就提到了本土精英教练的缺失,目前中国网球金字塔顶端的教练,基本上都是外教,“国内教练有惰性,很多人不愿意从事最高端的,因为教业余的来钱快,而高端的还要承受成绩上的压力。”

蒋宏伟认为精英教练要求非常高,需要牺牲精神,“懂外语,要和国外高水平同行交流,赚钱还不如想象中高,一直跟着运动员出去会影响家庭。这样的教练不多,寥寥无几。”

吴易昺美网青年赛夺冠。

早发现,早投入,早包装,早运作

取得了一些成功,也面临着很多问题,总体来说,这十几年时间,中国网球还处在砥砺前行的道路上。

2018年美网赛场,17岁的王曦雨获得了女单青少年组的冠军,成为美网历史上第一位中国冠军得主。刚刚结束的美网,无论是王蔷的个人成绩还是金花的团队人数,也都创造了纪录。

以现在中国经济实力加上女网这几年积累下的经验,理论上说女网应该会有一个更好的发展,“只要搭建正确的体系,应该可以出更多的人才。你像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这样的小国家,也照样出了优秀的网球运动员。”

2012年在带领女网达到一个巅峰后,蒋宏伟卸任来到南京体院创办中国网球学院,在基层扮演“铺路石”。

如今的中国网球学院不但着力培养教练,设立规范的培训体系,也与著名的西班牙桑切斯网球学校进行深度合作,引入了完整的训练体系和高水平外教。

蒋宏伟说自己这两年提出了一个“四早”理论——早发现,早投入,早包装,早运作。

“10岁左右就要开始发现了,之后就要对运动员进行投入,然后就是包装和运作,否则等你达到了水平,再做后面的事情,就晚了。而我们现在的政策,基本上是有了成绩才会去投入。”

如同中国足球期待着再进一次世界杯,中国网球也在等待下一个李娜的出现。蒋宏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“要顺其自然,只要方向正确,道路正确,就只是时间的问题。”

澳门赌 八大胜网上娱乐 海上皇宫 现金游戏